买nba输赢球赛的网站

清明怀故
作者:贵州省肿瘤医院 陈诗怡     Date : 2017-04-18
   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    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    清明时节,给人的印象总是一片潮湿,云层低矮,风凄雨冷,呜呜咽咽,情思缠绵。从清晨初始,至黄昏之际,在烟雨弥漫的路途中,在泥泞难行的小路上,总有顶风冒雨、行行重行行的扫墓人,或三五成群、扶老携幼,或一二孤影、踽踽独行,仿佛春天的每一滴雨都化作思亲念亲的愁绪祭奠逝者。
    对于离开的人,我们总在天空中搜寻影子,多想拨开云瞧一瞧,看离开的人是否还在身边,只可惜,云太高,手太短。
    翻着老相册,抚摸那些定格时间的照片,泪不争气地划过脸颊,滴在那些微笑的脸上,看着那些如花的笑靥,让悲者破涕而笑,照片中的他们面如阳光般灿烂,让昏暗的心灵都变得明亮了。
    相较于新生的喜悦,追思逝去是一种刻骨的感怀。逝者永远不会告诉生者,生命的终结究竟是安详?沉寂?痛楚?还是迷茫?离去的时刻,于逝者是生命的回归,于生者却是难以消磨的情怀,对死亡的惧怕,不是源于生命终将化为虚无的自然规律,而是在于内心对逝者深切的感怀。生者畏惧的是逝者离开后留下的寂寞,那些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、一起走过的路、吃过的饭、看过的风景都已成为了过去,唯有凭回忆悼念过去。
    三毛曾说过: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。没有悲欢的姿态,一半在尘土里安详;一半在风里飞扬;一半洒落在阴凉;一半沐浴在阳光。对啊,人终将西去,一句不枉此生,走上奈何桥前,掸落红尘,拨开浮华虚幻,看看这个复杂而多彩的世界,静守身后岁月,且行且惜。

贵公网安备 52011202003216号